绘梦人*活在表情包的灵魂画手

挖坑挖得很快,卡车卡的很爽,小坏坏已上线!

爬墙中的之定,具体情境请自行想象,背景随意加上的。

想象之一【咋啦,谁说风雅之人就不可以爬墙了!(死都不承认自己忘带大门钥匙)】

至于圣诞节贺图被电脑给卡没了,着急回学校写完报告册,等之后元旦会奉上贺图和贺文。

日服赠送景趣新活动,扫扫停不下来,试了几次大概是随机出,用arappli扫本丸,需要挂VPN,有47位刀剑男士。


问卷猜想(2)

问卷   问卷猜想(1)


“最来之不易的刀……”几乎是看到问题的一瞬间,众人便颇为默契地将目光转向角落里的大典太,回忆起博多半夜里那低沉的哭声,所有刀都忍不住颤了颤,当之无愧的‘来之不易’啊。

“恩接下来,一见钟情的刀。”此话一出,在座各位瞬间进入状态,那些不能看见问卷的刀也纷纷竖起耳朵仔细聆听。

“竟然是太郎先生,原因是‘黑长直’吗?可是兼桑你也有黑色长发啊。”挤进刀群帮兼桑看结果的堀川国广心下疑惑,他快速来到和泉守兼定面前说道。

“哈?谁在乎那些!”和泉守兼定佯装镇定地拿起桌子上的橘子,掰几瓣放在嘴里狠狠咀嚼,含糊不清道:“真是的,哪还有我这样既帅气又强大的刀。”

堀川国广莞尔一笑,回到原处继续整理洗好的衣物。

“江雪哥哥、宗三哥哥,主人她……喜欢我们刀派呢。”

由于位置的关系,小夜左文字很容易看到下一问题的答案,他开心地叫来两位哥哥,指着貌似在喝茶的‘他们’,小脸微微泛红。

左文字家的两位大哥颇感欣慰,然纸张翻过去的瞬间两位温柔的笑容登时凝固。

(呵呵,主人最近学习佛法有些怠慢,不过这觉悟倒是长进不少。)看着纸上小夜身穿所谓的喜服,以及光速赶到现场的‘他们’,宗三和江雪如是想到。

察觉到屋内急速降低的温度,长谷部迅速翻到下一页,为主人担心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沮丧。

“哦,果然主人是兽耳控呢。”小狐丸看着小团子那被视作耳朵的头发,低沉着声音说道。

(除了留长发、染发已外还要准备兽耳吗?)长谷部一边翻页一边在心里默默记下,思考着事情的可行性。

霎时间,屋内鸦雀无声。

“哦?没想到主人还有这种爱好。”

“不洁之物呢。”

“药研,你就说弟弟们生病了,暂时去不了7-3,知道了吗?”

想起之前活动的宣传册,众人一致认为这种刀剑还是不要来为好。恩,至于婶婶捞到没?抱歉,我们也不知道。

最后,这一页算是揭过去了。

“啊哈哈哈,大哥,我们俩果然深受主人她喜欢呢,怎么样,要不要开一坛庆祝庆祝。”寂静的屋内霎时间充满次郎豪放的笑声,在得知自己成为主人意义最大的刀,次郎太郎没由得来高兴,这一高兴自然就想喝点酒。

太郎无奈摇头,默默拿出自己的存款,跟随早已离开的弟弟前往万屋。

“你们谁去看着点,注意些天花板。”【源自17年11月29日移动端次郎内番巨大化升天撞破天花板的BUG】眼看劝说无果,长谷部及时提醒大家。

“嘿嘿,我来吧。”日本号叫走身旁的御手杵和蜻蛉切,摇摇晃晃地往太郎两人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“好吧,当我什么多没说。”

“长谷部殿,我去帮忙看一下。”说话的人正是前不久极化归来的不动行光,看见他现在的状态,长谷部的心里稍微放心了许多,于是点头应允了不动。

“咔咔咔咔咔!修行果然能改变人呢,等到主公回来我就去申请修行。怎么样?同田贯有兴趣吗?”

“哦好!感觉不错的样子。”

想当初5-4无限出征带回来山伏国广N号,清静一下也未尝不可,歌仙兼定擦了擦汗,督促长谷部接着翻过下一页。

“那个,一期殿,你先控制住博多。”长谷部转眼间将文件抱在怀里,小心叮嘱道。

一期一振虽说有些疑惑但还是依言照做,长谷部这才将文件放到大家面前。

昏迷的前一刻,博多貌似看见一箱箱小判正离自己远去。

“哇,快快快,药研哥刚才的药还剩下吧,博多好像不行了。”栗田口再次陷入一片混乱。


可喜可乐,可喜可乐

问卷猜想(1)

问卷

关于昨天调查问卷的小番外,崩坏什么的不要太可爱,欢乐向。


“阿鲁及之前参加的刀剑乱舞30天挑战问卷已经完成了!”长谷部疾步来到众人聚集的大广间,砰的一下打开大门。

“长谷部殿,麻烦把门关一下,sada酱有些冷。”许久光忠略有些不满的声音从火炕一角响起。

前不久主人应景给本丸换上新景趣,这是他们第一次以人类的身体接触冬季,难免有些不适。于是主人组织众人对大广间进行改造,不仅加厚了四周的墙体,主人更是把家乡的神器照搬过来,平时没有任务的刀剑男士都会来到这里,吃着点心坐在火炕上闲聊,如今大门敞开,冷风扑面而来,刚在火炕边坐下的太鼓钟贞宗自然遭了殃。

长谷部听后一脸黑线,抬手关紧大门,转回身再次强调道。“主人她问卷做完了!”

“哈,主人那么懒的人竟然提前做完了。”侧躺的明石国行打了个哈气,瞥了一眼不远处贞酱刚刚帮忙带过来东西。只见他微微撑起的上半身犹豫一秒再次恢复原状,明石国行犹豫片刻伸出长腿,用脚尖把主人送的毕业慰问品挪到手边,最后在爱染和萤丸的催促下,无奈地拆开紫色包裹,尽管口中不断说着麻烦之类的话,但明石的嘴角却始终微微上扬。

(最不适合说这话的就是你吧!)长谷部内心的小人咆哮着,他深吸一口气,拿出刚刚复印好犹保留着温度的文件,晃了晃,“难道你们都不好奇吗?”。

众人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这里,将刚刚坐上火炕的长谷部团团围住。

“哦,是真的呢。不过主人她今天早上出去办事,长谷部先生是怎么拿到的?”昨晚担任寝当番【注:睡在旁边的房间】的小狐丸梳着头发,幽幽问道。

“我们一起来看看吧。”很好,既干脆又直白的拒绝回答呢。

大概是觉得问到太阳下山也不会从死主厨那里得到答案,小狐丸也就歇了心思,同大家一起浏览。

原本应该填满整齐字体的问卷上,如今正被一个个团子占据全篇,虽然有些奇怪,但……还真符合自家那位行事不着调、性格略跳脱的婶婶啊。

“第一个就是我呢,果然我是被爱着的吧。”加州清光拽着旁边的大和守安定,开心地指给同僚看。

“切,第一问就问初始刀,不是你还是谁。”长谷部淡然道。

“哇,安定你看!旁边是主人前不久买来的清光啾呢,果然主人最好了。”加州清光越说越开心,完全无视了长谷部的回怼。突然他注意到好友眼中的黯然,他挠了挠头佯装回忆,“这么说来我好像听主人跟我说,安定啾也不错,过一阵子要入手一个呢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

“是啊,而且……”

两人挪到火炕角落,开开心心地谈论起啾啾的事情。

长谷部:……

“一期哥,快看。这应该是前几天我在毕业时主人画的。”

一期一振刚想跟弟弟说些什么,小家伙的音调却突然拔高,“哇,这是糖果,这是人妻,主人记得我喜欢什么耶。呐呐,糖果是有了,要不要把主人变成人妻啊。”

“一期哥!×9”一堆小短裤慌乱地来到昏倒的一期一振周围。鸣狐梳理小狐狸的毛坐在一旁,骨喰和药研沉默不语,博多打着刚学会的算盘,尝试计算一下主人成为人妻所需要的相关费用。

这边的慌乱暂且不提,今剑指着下一个问题说道,“主人大人还记得啊,貌似当初的信让主人大人担心了,不过现在不同了,我可是独属于主人大人的刀呢。”

“哈哈哈,今剑能释怀就好。”岩融一把举起今剑,发出爽朗实则魔性的笑声。

“哦呀,真不错啊。”石切丸抬眼看向举高高二人组,然后继续整理手中的御币。

“哦?石切丸不看看吗?”笑面青江掩唇一笑,指了指第四题。

“好啊,我……”剩下的话却被纸上的六个字【注:眼线、大叔、胡子】硬生生打断了。

(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呢)石切丸思考一番,露出了老父亲般的微笑,只字未提。

“萤,快看!第五题画的是你。”爱染从众人的包围圈挤出,拽起萤丸就走。明石则拿起掉落在地的锤腰棒缓慢捶打,底端系着“祝毕业”的小挂件,此时正随着他的敲打轻轻‘舞动’。

萤丸面前的刀男们自觉让开一条路,完美彰显了身为本丸最器重的刀的显赫地位。

“演练场大魔王吗?嘿嘿嘿,还有些不好意思呢。”

众人:……



问卷提前画完,恩,有大家真好。

真汉子衣服从不多加修饰,真剑脱得干干脆脆。

主人太惯着弟弟怎么办

前篇   长谷部场合   烛台切光忠场合


鹤丸国永场合


“哇!”

“哇……”

第一声惊呼源自鹤丸国永的惊吓,第二声则是小不点婶婶发出的哭声。

见此情形,鹤丸国永十分慌乱地围绕婶婶团团转,尽自己所能哄着小家伙,所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“哇”之间相隔了那么七八秒。

“啊啊,小主人……不是,小祖宗我们不哭了好不好。”婶婶哭得越起劲鹤丸国永心里就越惊慌,这要是被其他刀发现了,手入室的‘尸体’妥妥要多出一位。“你说,你有什么麻烦我都帮你解决,咱们笑一笑可以吗?”鹤丸国永把心一横,提出了这辈子最愚蠢的要求。

“鹤球…鹤球说的都是真的?”婶婶坐在地上,手臂揽着双膝,听到鹤丸国永快要哭的声音她微微抬起头,眼中不见一滴泪水。

鹤丸国永又一次错过发现真相的的机会,此时的他只知道婶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,不会再哭了。“都是真的,都是真的。”

“那,那鹤球要告诉我怎么成为‘人妻’,不许骗我。”经过前几次请教,婶婶总有种大家在欺骗自己的错觉,于是她就借着鹤丸国永吓自己的机会达成目的。

婶婶抬头的一瞬间鹤丸国永就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,可是还能怎么样,自己闯的祸,哭着也要解决完。

“会做饭?”

“上次长谷部说过了。”

“做家务?”

“不要重复咪酱的话。”

“擅长缝纫?”

“上上次你在场时给歌仙提的意见。”

鹤丸国永:……

怎么办,要不我如实招吧,幻想一下被众人追杀的场景,鹤丸国永猛摇头果断放弃。

“那个,要不我们换个要求?”鹤丸国永小心翼翼地询问道。

“哇……!”下一瞬婶婶开始嚎啕大哭起来,震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当即把方圆一里刀剑全部集结于此【夸张一下下】,鹤丸国永的结果不言而喻。


点文小可爱@后没搜到,抱歉




顺便送上魔改的表情包

千子村正:说!什么时候给我开脱衣服的车!

我:骚总,放我下来,咱们有话好好说【瑟瑟发抖】。

主人太惯着弟弟怎么办

烛台切光忠场合


“恩~人妻的味道。”

厨房内光忠正愉快地给婶婶做今日的甜点,此话一出,他手中光滑圆润的鸡蛋应声碎裂,然后若无其事地将鸡蛋丢到空碗内,擦了擦手。

做完这些,光忠扯了扯僵硬的嘴角,温柔地解开环抱在腰间的双手,他一点一点转身看向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婶婶,脸上扬起一贯的笑容。光忠稍微弯下腰,抬起手轻揉婶婶毛茸茸的脑袋,与其对视。

“阿鲁及能告诉我,谁跟你说了些什么吗?”

婶婶不带一丝犹豫地供出主犯长谷部,她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咪酱变得愈发阴沉的脸色,来了一个完美补刀。“长谷部还说我以后可以跟咪酱学习,呐,咪酱会教我吧。”

“当然了。”声音有股子咬牙切齿味。

“哇,果然最喜欢咪酱了。呐呐,咪酱,还有其他快速成为‘人妻’的办法吗?”

“咔嚓”一丝轻微的裂痕出现在光忠脚下。

“阿鲁及,我……”在一双亮闪闪黑眸注视下烛台切光忠硬生生咽下拒绝的话,转而改口,“做一些简单家务也可以。”

【做一些简单家务=可以成为人妻,所以人妻=擅长做家务的人】婶婶貌似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她开心一笑,踮起脚尖亲了光忠一口,“谢谢咪酱啦。”随后跑开了。

烛台切光忠:重伤飘花


关于刀装问题的自试

亲测人员:大包平    测试用品投石刀装

MY:你个大傻子

大包平:银

MY:你个处男

大包平:绿

MY:你最棒了

大包平:金


然后是一些碎碎念:国服活动顺序真奇异,速度真快,不过迟迟不见近侍曲,希望早点出。话说最近好开心啊,日服捞到毛利,国服错过的大典太也在9W的时候捞到了,这是暗示我要多更才有奖励吗?所以明天奉上一期场合和鹤球场合。



这妖娆的躺姿,这鲜艳的哈喇牌儿
1月7号见